保安人力护卫服务
安全技术防范服务
安全防范咨询服务
临时勤务保安服务
各种保镖特卫服务
物业项目保安服务
保安的反应力主要表现在哪里?

编辑时...[全文]

保安的反应力主要表现在哪里?
保安公司的设计要点以及职业要求
安保行业所须注意的事项以及相关知识的...
保安人员如何进行可持续发展
如何选在合适的保安公司
徐家汇保安公司 浦东保安公司
普陀区保安公司 长宁区保安公司
闵行区保安公司 青浦区保安公司
松江区保安公司 金山区保安公司
当前位置:首页 -> 上海保安公司新闻 -> 行业新闻 -> 保安遇袭离世 邻居同事伸援手捐助其妻儿

保安遇袭离世 邻居同事伸援手捐助其妻儿

更新时间:[2013-4-6]

“我一点不后悔跟了他”

左手拎着从食堂打回来的简单饭菜,右手和儿子的手挽在一起,踏着6点半的夕阳余晖,王华(化名)娘俩聊着天,一步步地往家走。

藏蓝色棉袄,棕绿色工服裤子,头发简单地扎着,王华圆圆的娃娃脸瘦了不少,但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,这幅画面宛若78天前一样。

只不过,以前都是王华的丈夫老钟接儿子放学。

如今,孩子不再奢望父亲的陪伴,妻子无法再等候丈夫的归来,今年1月16日的那个晚上,在一对居民父子追打刀捅下,

老钟走了。

悲伤的开始

调解小纠纷遭袭身亡他已远“去”

老钟,全名钟启军,望京南湖东园二区保安队队长,爱家、爱工作、非常有责任心,是小区里的“著名好人”,经常在小区里义务巡逻,组织保安打扫卫生,给居民帮忙。

王华,小时工,每天往返于望京、酒仙桥等多个地方做家政。为妻贤淑,为母慈爱,做工勤勉,与人和善,认识她的小区居民和保安员都叫她一声“钟嫂”。

儿子小宝今年12岁,学习成绩很好,去年刚刚考入重点中学八十中。他能够健康成长,就是夫妻俩最大的心愿。

这个来自甘肃的三口之家,在北京生活了十几年,月收入五千多元,一直居住在保安公司提供的半地下室里。虽然不富裕,但很“富足”,因为他们有个充满爱的家。

奋斗在北京,王华的心愿很简单:一家人在一起,就知足。但命运似乎总是袭击人类。

“队长被人捅伤了,好多血……”1月16日晚上11时30分许,已经躺下的王华忽然接到保安员小安的电话,丈夫钟启军因调解居民与保安的纠纷,被一对居民父子追打用刀捅伤(详见本报1月18日A16版《业主挥刀砍死保安队长》)。

钟启军是退伍老兵,为人谦逊,工作十几年,这是第一次与人发生纠纷。王华飞快地穿上鞋,拿着外套,轻轻地打开门,没敢告诉孩子。

一出楼门,王华就开始疯跑,冲到现场,一下就跪在了老钟的身旁。

“一动没动,头可烫了,我摇着他喊‘老钟、老钟、钟启军,是我啊!你睁下眼’……但他还是一动没动。”王华回忆,那是她最后一次抱着钟启军,血浸透了他身上被捅破的羽绒服,又慢慢渗了出来……

次日凌晨2时许,医院宣布抢救无效,钟启军离世,享年41岁。

王华记得,当时钟启军还一直睁大双眼,尽管他已经看不见眼前痛不欲生的王华,再也看不到心爱的儿子。

或许他充满遗憾,或许他只是想嘱咐娘俩要好好地活下去。但在他心脏停止的那一刻,这世上的一草一木都离他远去了……

逝者的返乡尸骨难进村

隔路建起个临时“坟”

2月2日,钟启军的表弟开车载着王华、小宝和钟启军的骨灰,回老家天水,准备出殡。

“老家的规矩,死在外面的年轻人不能直接回家。”钟启军的表弟介绍,按照家乡习俗,如果年轻人因为意外死在村子外面了,尸骨是不能进村的,也不能入祖坟,否则对全村都不好。

2月3日一早,钟启军的父母就请人在村口外的马路边搭好了用来守灵的临时帐篷,在那等待儿子的骨灰。

两年未见儿子,如今只能见到一捧骨灰,家里亲戚担心老人心情激动发生意外,特意找来了急救车和医生。

“车门打开,王华娘俩捧着骨灰盒往下走,刚看到骨灰盒,老人就晕过去了。”钟启军的表弟回忆,“那个场面,无法形容。”

守灵三日后出殡,钟启军被埋在了和祖坟隔一条路的临时坟墓里,三年后才能入祖坟,真正地入土为安。

“在北京住公司给租的地下室,回老家了,还是不能进祖坟。”王华苦笑,“临时”这两个字竟然成了钟启军浓缩的一生,无论生死,都显得那么没有根。

看着孤零零的坟头,王华不禁怀念起了最后一次陪他回家的这段“旅程”:他们一起走过了河北、山西、陕西等地共计1700多公里,路过山西时下大雪,经过陕西时下大雨,回到甘肃时天晴了……

仿佛,他又陪她,走了一遍四季。

清明回访

访邻居公司伸援手居民物业帮她过“坎”

4月2日,清明节前夕,记者再次来到王华家中探望。与之前相比,家里依旧整洁透亮,但因为他的离开,少了一丝温暖,多了一分坚强。书桌上,钟启军的遗像一直安详地注视着王华母子,蜡烛和香炉的火光跳跃着,映得他的脸上也有了温暖。

王华介绍,丈夫走后,保安公司领导多次探望,考虑到母子俩的情况,便继续给他们免费提供住处,还经常送些东西接济。

社区居委会、物业和一些居民也都对他们进行了捐助,大家都想让他们娘俩能够过得好好的,千万不能被这个“坎”绊倒。小宝去附近文印店打印学习资料,店家只收本钱,复印资料免费。

小宝有点偏科,数学不太好,数学老师便免费帮他辅导。

王华做小时工晚上回家晚,保安食堂里永远给娘俩留着热饭,等他们回来吃。

清明节前,钟启军的表弟去彩扩店加洗钟启军的遗像,店老板拿着照片默默地抹了把泪……

妻子说不后悔跟他枕边留着他的“笑”

根据家乡习俗,死者没过三年,不能在清明节扫墓。所以,王华已经和儿子在春分的时候,给他提前烧了纸钱。

“最近老跟丢了魂儿似的,提醒自己不要老想这事,但心还是一会就不知飞哪去了。”离清明越来越近,王华也越来越思念丈夫。昨天下午4点多,王华在路上走着,忽然看到对面马路上有个人,和丈夫差不多的个头,理个平头,穿着与他一样的一件黑夹克。

王华马上跑着追了过去,直到那人转弯后再也看不到了,才定住脚,想起丈夫已经真的走了……

“睡觉前,我就把他(的照片)放在枕头边,他的眼睛在看着我。坐在沙发上,他(的照片)在书桌上,他的眼睛也在看着我……”每当王华在家里时,总是忍不住和丈夫相视而笑,照片上的他也仿佛永远在看着她。

“他对我太好了。”结婚十几年,钟启军从没大声和王华说过话,夫妻俩从没吵过架,王华说,她一点都不后悔跟了他,因为他满足了她这辈子所有的愿望——找个好男人,有个好家庭。

“可他这么负责任的一个人,就这么狠心把我们娘俩扔下。”王华苦笑,没有落泪。

儿子说照片要换掉

照顾妈妈是我的“事”

“家里的墙面重新粉刷过,电视也换了一个,都是他表弟两口子给弄的,想让我们心情好些。”为了避免王华母子睹物思人,钟启军的表弟张罗着,把原本贴在墙上的一家三口的照片都取了下来。

“叔叔,换上我和我妈的照片吧。”对于父亲去世这件事极少开口的小宝,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他想把墙上的照片换成自己和妈妈的合影,让妈妈感觉不孤单,有更多生活的力量。

小宝特别像爸爸,话不多,但有大主意。

这件事发生后,他极少当着人哭,偶尔特别难受时,也就是低低头。

有时看到妈妈不高兴了,就赶紧上前安慰,“妈妈,什么也别想了,你这样我更难受。我会很听话,你不要担心什么,就看着我写作业吧。”

“照顾妈妈,把学上好。”小宝说,这就是他目前的任务,也是爸爸生前一直强调的。


热门关键词:保安公司:http://www.86baoan.com